首页 > ACM题库 > HDU-杭电 > HDU 3374-String Problem-KMP-[解题报告]HOJ
2014
03-16

HDU 3374-String Problem-KMP-[解题报告]HOJ

String Problem

问题描述 :

Give you a string with length N, you can generate N strings by left shifts. For example let consider the string “SKYLONG”, we can generate seven strings:
String Rank
SKYLONG 1
KYLONGS 2
YLONGSK 3
LONGSKY 4
ONGSKYL 5
NGSKYLO 6
GSKYLON 7
and lexicographically first of them is GSKYLON, lexicographically last is YLONGSK, both of them appear only once.
  Your task is easy, calculate the lexicographically fisrt string’s Rank (if there are multiple answers, choose the smallest one), its times, lexicographically last string’s Rank (if there are multiple answers, choose the smallest one), and its times also.

输入:

  Each line contains one line the string S with length N (N <= 1000000) formed by lower case letters.

输出:

  Each line contains one line the string S with length N (N <= 1000000) formed by lower case letters.

样例输入:

abcder
aaaaaa
ababab

样例输出:

1 1 6 1
1 6 1 6
1 3 2 3

题目地址: http://acm.hdu.edu.cn/showproblem.php?pid=3374

题意:给你一串字符串,每次可以将第一个字符放到最后,这样可以组成n个字符串,

问你最小的字符串是第一次出现是从第几个开始的,这n个字符串中有多少个该字符串

最大的也一样。

解法:用KMP求解最小循环周期,即为能组成多少个最小最大串

然后利用最小最大表示法求解

AC代码:

#include <iostream>
#include <cstdio>
#include <cstring>
#include <string>
#include <cstdlib>
#include <cmath>
#include <vector>
#include <list>
#include <deque>
#include <queue>
#include <iterator>
#include <stack>
#include <map>
#include <set>
#include <algorithm>
#include <cctype>
using namespace std;

typedef __int64 LL;
const int N=1000000;
const LL II=1000000007;
const int INF=0x3f3f3f3f;
const double PI=acos(-1.0);

char word[N];
int wlen,next[N];

void getnext(char *p)
{
    int j=0,k=-1;
    next[0]=-1;
    while(j<wlen)
    {
        if(k==-1||p[j]==p[k])
        {
            j++;    k++;
            next[j]=k;
        }
        else
            k=next[k];
    }
}

int getminmax(int flag)  //最小最大表示法0、1
{
    int i=0,j=1,k=0;
    while(i<wlen&&j<wlen&&k<wlen)
    {
        int t=word[(i+k)%wlen]-word[(j+k)%wlen];
        if(!t) k++;
        else
        {
            if(flag==0)
            {
                if(t>0) i=i+k+1;
                else    j=j+k+1;
            }
            else
            {
                if(t>0) j=j+k+1;
                else    i=i+k+1;
            }
            if(i==j)    j++;
            k=0;
        }
    }
    return i<j?i:j;
}   //返回是从0开始,如果问第几个需加1

int main()
{
	while(scanf("%s",word)!=EOF)
	{
        wlen=strlen(word);
        getnext(word);
        int t=1,Min,Max;
        if(wlen%(wlen-next[wlen])==0)
            t=wlen/(wlen-next[wlen]);
        Min=getminmax(0);
        Max=getminmax(1);
		printf("%d %d %d %d\n",Min+1,t,Max+1,t);
	}
	return 0;
}

参考:http://blog.csdn.net/xh_reventon/article/details/9418683


,
  1.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2.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3.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4.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5.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6.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7.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8.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9.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10.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11.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12.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13. 每日邮报的卖点不在于证明科学家是不是事先知道这海蚌500岁,而是宣扬所谓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弄死海蚌吗?难道弄死50岁海蚌就应该了吗?这样弄死下一个500岁的还不是迟早的事?这样公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报道严不严谨都成了无足轻重的东西了。